山东泉润会计师事务所的客户服务平台及财务专业人士互动平台(首席财务官俱乐部)CFOCLUB财会实务融资;投资、重组、并购及尽职调查 → [转帖]借钱难温州民间借贷盛行 最高年利率达到120%

财务审计专线:133 9531 6856 资产评估/房地产评估专线:156 0531 5633 税务/财务管理咨询专线:0531-8669 4596
代理公司注册/记账/报税专线:0531-8696 9466 在线QQ咨询:463526518 QQ群:45486257
高新技术企业认证专项审计 科技基金验收专项审计 双软企业认证专项审计

  共有1129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借钱难温州民间借贷盛行 最高年利率达到120%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济南泉润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54 积分:4094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07/8/22 12:00:00
[转帖]借钱难温州民间借贷盛行 最高年利率达到1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 9:55:00 [只看该作者]

  还记得6月7号,央行宣布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的动作吗?整整一个百分点的提升,让原本货币市场上4000多亿元的资金供应随之回到了监管者的手中,央行的意思很明确,通货膨胀的系数不下降,金融紧缩政策的力度还将不断加强,在货币紧缩的日子里,企业、投资者、消费者是怎样适应这个经济环境的,在宏观调控的大潮中,他们的生存状况又出现了哪些变化呢?

  从今天开始,我们有一个系列报道,名字就叫“从紧的日子”,今天我们首先关注的是当下市场上最热门的话题,那就是借钱,先来看看一些中小企业在这个问题上碰到的难题。

  借款无门,几个月前,实在撑不下去的刘俊彬,只得忍痛削减了厂里近三分之二的生产规模,目前他的企业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

  在货币紧缩的日子里,中小企业的生存难题是什么?

  四年前,蒋韶和家人一起带着全部积蓄从湖南老家来到北京,在投入所有家底之后,创办了眼前这家天华小商品市场,如何更好地经营这栋三层大楼的15年承租权,一直是老蒋在琢磨的大问题,今年春节后,为了争创市级规范达标市场,蒋韶决定将市场进行升级改造。

  但是,就在一二层的升级改造即将完成,三层开工在即的关键时刻,老蒋手里却没钱了。眼看着检查验收的日子就要到了,望着三楼天花板上这些大大小小窟窿,老蒋再也坐不住了。

  不仅是北京的企业面临着手头吃紧的情况,在民营经济活跃的江浙地带,中小企业也在感受着眼下融资困难的寒流。

  温州的一家外贸加工企业在昏暗的灯光下,眼前这个布满灰尘的房间里,整齐摆放着一台台缝纫设备,实际上,直到今年上半年,这里作为一家服装企业的缝制车间还是一片繁忙景象,但春节过后,它却再也忙碌不起来了。

  温州雅恋怡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俊斌几年前租下了两个加工车间,办起了这家小型服装厂,他告诉记者,这里有五十多台设备,最红火的时候人全部坐满,这机器停着也很可惜,这设备花了二十多万,很新的这设备,就是现在出现资金的问题。

  从去年开始,刘俊彬明显感觉,经营企业越发力不从心了。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刘俊斌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为国内市场焦头烂额、苦苦挣扎时,自己这家小公司竟也同时成了大洋彼岸那场次贷风波的受害者。

  刘俊斌:“去年就是因为资金,外贸的大部分,有30%货款没有收回来,30%他不是说付不上了,他就是给你欠在那里,暂时没有,货款先欠着,不是说不给你。”

  刘俊斌告诉记者,即使不赖帐,那些在他厂里做贴牌加工的国外服装企业,也好像商量好似的,集体放慢了回款速度。而最让刘俊斌犯愁的是,他发现,在目前这样的大环境下,想要凑点钱比登天还难。

  借款无门,几个月前,实在撑不下去的刘俊彬,只得忍痛削减了厂里近三分之二的生产规模,目前他的企业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

  金融紧缩力度的加大,苦了中小企业,火了典当行

  刚才的两个项目,赢利的前景其实还是值得大家期待的,但两位企业家现在都在为手上的流动资金发愁,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当今的市场里,已经不再是句玩笑话了,这些好项目能不能借到钱呢?记者跟随着企业家找到了银行。

  在北京,征得老蒋同意后,记者跟随他一起来到了几家银行,老蒋的想法很简单,仅仅就借个几十万元,而且也只周转几个月时间,他认为在银行贷这点钱,应该没什么难的,但等真到了银行,老蒋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老蒋:“有什么办法能在你这里贷上款,现在能贷款吗?”

  银行工作人员:“今年恐怕够呛了,因为今年的额度已经没有了。”

  老蒋:“所有的都没了?”

  银行工作人员:“对,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四家国家银行的额度,年初一至二月份就没有了。”

  老蒋:“整个一年的指标都没有了?”

  银行工作人员:“对,目前现在我们这肯定是没有了,二月份就用完了。”

  老蒋:“那今年找银行贷款等于是没有可能了?”

  银行工作人员:“可能性不大,要不您就上一些商业银行比如农村银行、农信社这些。”

  老蒋没想到,刚走一家银行就碰了壁,而且给他当头一棒的是,据这位负责信贷业务的工作人员介绍,早在今年二月,四大国有银行全年的贷款额度就已经全用完了,随后,老蒋决定听从这位工作人员的建议,先到贷款自主权相对较大的农商行走走看。

  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我们这贷款指标已经没了。”

  老蒋:“为什么没有指标啊?”

  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因为国家存款准备金率一直往上调,现在哪个行都一样,银行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了。”

  老蒋:“银行手里没钱了?”

  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上转人民银行了。”

  老蒋:“个人要是有房产能贷吗?”

  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我们这,我理解一般都贷不出来。”

  老蒋:“为什么呢?”

  北京农商行工作人员:“它有指标,指标控制你,不是说你们有多少钱随便贷,各银行每个阶段卡着,都有指标的。”

  难道今年贷款真就这么难?不甘心的老蒋还是决定多跑几家银行碰碰运气。

  老蒋:“去年十月份就开始关门了?”

  银行工作人员:“去年第六次调高利率目的就是为了关门,它是一个宏观调控,就是把利率水平提高,就是让你不要再贷款了,那同时头寸、指标它也控制,就是说每年、每家银行一共可以往外发放多少贷款,都是指标开始控制了。”

  老蒋:“明显感觉额度也比去年小了是吗?”

  银行工作人员:“要小的很多,有些小银行就已经彻底的关门,我们现在是对一些优质的客户,就是和我们银行已经合作过好多年的。”

  老蒋:“现在是按月吗,这个额度,还是按季度?”

  银行工作人员:“我们是按月。”

  老蒋:“咱们一直是按月?”

  银行工作人员:“就从去年开始的,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国家就开始调控了。”

  记者:“感觉怎么样?”

  老蒋:“感觉很不好,因为几家银行现在,像我这种中小型企业贷款,一个是没指标,第二个条件都不具备,它没办法给你贷款。”

  记者:“下一步打算?”

  老蒋:“再想想办法吧,看看怎么弄。”

  对于自己借钱的结果,老蒋很失望,而多家银行对于眼前流失的这个客户,也表示惋惜。

  紧缩的货币市场上,出现了一批出手阔绰的机构,他们不受存款准备金率的约束,他们手上有着大把的现金,他们一夜之间就成了不少企业融资的救命稻草,他们就是大家平日里说的放高利贷的人,合法的身份叫典当行。

  银行工作人员:“为什么屡次调这个存款准备金,就是要让市场的流动性减少,让你资金减少,你想想一百块就要上交给人民银行十六块五,十七块五那你钱从哪来啊,从你银行,你本身就这么多钱,你总往它那交,还拿什么贷款,贷不出去了就,实际上我自身还有经济利益,所以它就是矛盾的。”

  银行工作人员:“作为银行我想放贷款,您知道吗?因为贷款,我银行我的盈利点在那,我是靠收这个利息,以前可以,以前等于银行是推销贷款的,就从去年下半年就整个金融政策就变了。”

  其实老蒋的故事,只是市场上银根紧缩的一个缩影,在银行的借贷生意越来越清淡的时候,紧缩的货币市场上,出现了一批出手阔绰的机构,他们不受存款准备金率的约束,他们手上有着大把的现金,他们一夜之间就成了不少企业融资的救命稻草,他们就是大家平日里说的放高利贷的人,合法的身份叫典当行,他们现在的生意火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呢?

  在北京华夏典当行记者看到,整个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座位上没有几个人,但工作人员介绍说,这种情况对于业务部门来讲,却绝对是件好事。

  华夏典当行总经理助理杨静琨:“对于我们来说从去年九月份到十月份开始,业务量有一个明显的增加,你看我们现在人也比较少,大家主要是在外面给客户做抵押、评估、家访,一系列活动。”

  华夏典当行董事长杨永:“从国家施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之后,我们感觉到业务量有明显的上涨,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比从紧政策实施之前大概上升了50%左右,随着业务量的上升,我们今年的效益会好于往年,也会相应的有一个比较大的上升幅度,我们认为应该比去年,就是从净利润上能增长30%到40%.”

  杨永告诉记者,以前的典当行,是坐在家里等顾客,生意清淡的时候,一天下来,都没个人上门,但就在近期银根紧缩之后,典当行却成为许多小企业的首选,像老蒋那样的客户,就是被银行“赠送”过来的客源。

  杨永:“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分几种类型的企业,一种类型的企业是生产型的,就是像进行一些生产制造业,还一些就是小的开发商,目前这种状态下,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为了维持资金链的运转,主要从典当行短期融资,许多个人的融资也不是用于个人的消费或者日常的生活,也都是为了自己的企业来进行短期的融资活动。”

  在调查中记者看到,随着生意越来越好做,近段时期,典当行打出了很多大幅的广告,在最缺钱的房地产行业里,典当行的宣传也别出心裁,他们在房地产商经常要打交道的建委大院里,挂出了大副的广告牌,直接推销自己的服务。

  目前最新的统计显示,截止2007年底,北京典当公司达到了95家,全年共发生典当金额32.5亿元,比上年增长36.95%;而典当行的营业利润及净利润更是创纪录地比上年增长了138%及178%,分别达到了5429万元及4513万元。

  温州民间借贷盛行,国家首次明确为小额贷款公司立下规矩

  金融紧缩力度的加大,不仅是让中小企业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而且,还直接催热了市场上其他的融资机构,其实借钱难,北京还不是最典型的地区,在中小企业密集的浙江温州地区,这个问题已经成了所有人都在谈论的焦点,但与北京不同的是,在银行大门关紧之后,温州人立刻在紧缩的货币上作起了更大的生意,他们忙的就是两件事,借贷和放贷。我们的记者在温州作了一次调查。

  为了了解温州民间借贷的真实情况,记者用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为由、以普通客户身份,探访了几家民间借贷公司。

  来到一家公司的时候,这位老板刚刚送走一批客人。落座后,只听说记者是做普通买卖的生意人,没再多问细节,老板就事先给出了这样的忠告。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我们直接贷款给你,直接贷款给你利息很高很高的,假如你做生意拿去你是不合算的,如果你周转一下是可以的,周转十来天半个月是可以的,你专门用我这个钱,那你除非就是去贩毒,能赚到这么多。”

  只有贩毒才能借得起这里的贷款??如此掷地有声的警告,简单明了地回答了关于温州民间借贷利率高不高的疑问,而这种“善意”的提醒,也绝不仅来自于这一家公司。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说实话,这是我替你着想,你到我们这边说白了,我们成本高的,实际你短的可以,说实话,你在银行贷,银行是有点麻烦,但是银行的利低一点。”

  实际上,随着连续加息和银根紧缩等国家宏观调控措施的深入实施,2007年下半年以来,伴随着信贷资金渐趋紧张,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就已经一路高企,2008年一月,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监测的数据显示,当月温州地区的民间借贷月利率达到11.77‰,较之上月即去年年底的数据上升0.13个千分点,再度逼近2005年1月的历史高位12.112‰,而将11.77‰的月利率换算成年率的话,就是14.124%,这样的水平已经比目前银行贷款7.47%的年利率高出了一倍。

  那么,半年过去了,如今的民间实际操作利率究竟有多高?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我们送出去是九分,但是有些地方是一毛多,我还要有竞争力,人家一毛我九分,人家九分我八分。”

  记者:“你是说外面更高?”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对,我也不希望心很急的,客户来了,就想把这个生意做了,无所谓,不是我没有生意做,我跟你讲,像去年一有钱马上就出去,很快七分、八分,并且有一些还达到一毛,现在社会上资金还是很紧缺的,特别是这些办企业的。”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按天也可以,按一个月也可以,现在基本上是千分之2.5每天,等于一百万是二千五,我们这里是最便宜的,我们一天都几千万几千万的借。”

  记者:“我听说有月息两三分的?”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没有。”

  为了能得到更客观准确的答案,记者随后又电话咨询了多家民间借贷公司。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九分。”

  记者:“利息能再低一点吗?”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不行,利息没办法调。”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都是这样的,外面一毛都有,你先问问看好不好。”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六分,100万一天是2000块钱,如果你有房产证抵押,这个是最便宜的。”

  在拨打了不下十通电话后,终于有最后一家公司表示,如果可以提供优质房产做抵押,月息可酌情降到六分,而六分也是此次温州之行,记者调查到的民间贷款月息最低价。

  温州立泰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方明:“六分,在温州,还是关系价,不认识的他也不给,他一开价就是说八分、九分,就是这样的,他现在要看形式,一个就是宏观调控,银行,确实我们温州缺少很多资金,因为现在我们的温州企业太多,资金缺口太大,所以资金利息高低他们讲了算数,也不能说我们企业讲了算数,价钱多少,我们没办法和他还价钱。”

  许方明经营着一家印刷包装公司,前两年企业效益好的时候,他也曾拿出一些闲置资金对外拆借,但当时他给出的月息最多也就是两三分。

  许方明:“现在最高的也在一毛,当时我听到这个价位吓了一跳,确实高,这个利率确实高,现在这个路就好像卖畅销货一样的,谁有本事,有这样的价格就借高。”

  一毛的月息,换算成年利率就是120%,而现行的银行贷款年利率为7.47%.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一般的企业根本吃不消,温州的制造业它的利润一般是比较低的,毛利甚至有的最低的在百分之五左右,最高的也就在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那你如果五分的利息,实际上已经超过他毛利的标准,那么肯定是承受不了的。”

  看了刚才温州民间借贷的这些数据,大家可能第一次知道,原来在这个灰色地带,借钱竟然可以挣取这么高的利润,其实,央行对这种民间拆借,管理得还是很严格的,但现在旺盛的资金需求,使得地方上打擦边球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如何让这个灰色地带聚集的大量民间资金,进入货币市场有效规范的使用,是高层一直在考虑的问题,记者这次在温州,也观察到了一些新动向。

  就在今年5月4日,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为投资人开办小额贷款公司立下规矩,对公司的设立、资金来源和运用等相关问题给出了政策意见,并明确了它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性质。

  浙江天白律师事务所主任郑效军:“今年指导意见下来之后,温州的这些企业或者相关一些经营组织,是十分踊跃。”

  虽然指导意见刚刚颁布,具体实施细则更是尚未确定,但在郑律师的电脑中,记者却已经见到了一份早早拟好的小额贷款公司筹建协议。

  郑效军:“这是十几个股东,每个人出资一千万,准备积极报批的。”

  事实上,在目前偏紧的宏观调控政策下,温州数以千亿计的民间资本都在翘首期待小额贷款公司政策的真正落实,届时他们便有望摆脱灰色身份,粉墨登场。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如果国家通过一定的合法的组织,来把这个从地下上升到地面,国家又可以对它加强监管,又可以让它依法的纳税,这个小额贷款公司如果建立了,它又能够依法来给企业进行一些扶持。”

  半小时观察:最重要的是信心还在

  国家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一方面是为了抑制投资过热,另一方面是为了对热钱流入中国筑起一道防线。但是任何一项政策都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利也有弊。货币政策一从紧,投资过热和热钱快速涌入得到了缓解,但中小企业却出现了流动性不足、现金断流的危险。如何既能使从紧货币政策得到好的实施,既抑制了投资过热、钳制了热钱涌入,又不伤害中小企业的发展,对于有关部门来说,的确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其实,看到这些企业对资金需求的热度,我们应该值得高兴,这说明企业家的信心还在,中国经济的活力还在。现在的问题是,政策主管部门在防范风险的同时,也应该兼顾到企业的需求,用更丰富的市场手段,更灵活的监管手段,保护好经济的活力。只有这样,困扰我们的各种问题才能从根本上真正得到解决。

http://www.zjsr.com   时间: 2008年06月22日



审计、涉税鉴证、评估、财税咨询、公司秘书、代理记帐、
山东泉润会计师事务所
0531-86694596
审计/评估/财税代理请点击这里   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转帖]借钱难温州民间借贷盛行 最高年利率达到120%








签名